瞌睡多困困

【武华】旧长剑和红头绳


※为了顾思卿这个靓仔和两个人时隔好久好久的再相见随便写点什么。

※似流水账.超短时间产物.表述很不清←(大家好我来丢人了💦💦

※喔…还有一个原因是好久没在这里写过东西给你了(随便写也是写啊.嗯

※然后为了新发型.我真的好喜欢孟会的红头绳😳(溜了💨💨💨

※姜行止×顾涯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●“我一生有两次入世。第一次抽了一口凉气,冷掉了一片心怀天下。第二次在你来之后,我自甘一念一来回,染一身尘灰。”

01
         当他背着木质的剑匣,拉着马儿的缰绳重新迈上武当的石阶时,重阳衫仍未染尘,似乎姜行止从未步入那人间烟火,是非尘灰盈满他的衣袖只是个虚无的假象。
         老旧的马鞍晃出些物是人非,金属扣碰撞的声音里,阳光如金箔片,在姜行止发上映亮一片柔软的深灰色。

02
         繁华锦绣三月,世事无常余年。姜行止扎冠的发褪了鸦青,两鬓生出些灰色,似落了经年陈旧的俗灰,也像个留了疤的伤,昭示着他的落寞孤寂的前事。显得有些不伦不类。
          原本冒冒失失又嫉恶如仇的小孩儿就像香炉里飘出来的细烟,风一吹就散尽了,一点影子也没留下。他眉眼间多了寡淡与疏离,一腔心怀天下的悲悯已然冷却了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他独善其身,守一方青石老竹。

03
          姜行止终夜毫无缘由地醒来,在沉重的夜色里,姜行止会想顾涯。想他上挑的眉眼,凉薄的唇角带笑,以及那些疏狂桀骜的言和行。
          然后姜行止会从摸出那只想送给他却不了了之的短笛,紧紧握在右手里,似乎这样就能让他们之间产生某种联系。
          姜行止也常去揭一坛顾涯爱喝的酒,却舍不得喝,只轻轻寻一下那熟悉的味道,然后抱着酒坛趴在桌上,七零八落地睡,直到天亮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 他们之间有条鲜明界限,顾涯在他的圈里,姜行止在他的线内,一分为二,可念而不可见。

04
          姜行止的头发长长了,他却没束过。

05 
         那把剑的做工粗糙,剑鞘也直来直去,再简单不过。姜行止把它拔出来,剑锋已经钝了,甚至有些细小的缺口。这是顾涯的第一把剑,姜行止想,顾涯换过多少把剑了呢。他不知道。
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顾涯带走做工更精巧,锋芒更锐利的剑。他用旧了的剑就被留在原地,不再同他日晒雨淋,也不再帮他抵挡刀光剑影,不再陪着他。
         新剑总会代替旧剑。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姜行止把剑插回剑鞘,无可奈何地闭了闭眼,离开时解下了剑上红色的剑穗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那把旧长剑被他抛在原地。

06
          姜行止解了剑穗,用穗子编了红绳束发,深灰色的额发被他拨开,露出眉间那点束住一切嗔妄的红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 他骑马在江南找一颗郁郁苍苍的古树,一颗临湖的大树,顾涯夜里常躺在那树下看星星。
          马蹄沾了潮湿的泥土,扫过草丛发出细微的摩擦声,姜行止虚握着缰绳,驱着马儿向小路深处走去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 一抹红映入在姜行止眼中,豆粒大小,这让他心里突然产生一种莫名的预感,如同山谷里的传来回声,接连不断蔓延开来。
          红影慢慢放大。姜行止猛地一拉缰绳,他身下的马儿吃痛,控诉般用鼻孔喷了两声粗气。
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 即使换了装束,那个身形仍和他记忆中的人严丝合缝地重叠起来。
 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 树下人一身黑衣缀红,长身挺拔,立如寒松,姜行止几乎能感受到华山常年的冰雪气息。乌黑的发高高束起来,衬得人多了几分傲气与恣肆。
          顾涯就那样站在那,鲜红的衣摆烫了姜行止的眼,一阵钻心的酸疼。灼灼烈焰在心口腾起,摧枯拉朽般地跃动让姜行止几近丢盔弃甲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 他愣在那,脱力的双手拉不紧缰绳,马儿重新向顾涯走过去。


07
         顾涯抚着马脖子,冲姜行止眨了眨眼“好久不见。”
        姜行止张了张嘴,没发出任何声音。
       
  
        顾涯微微仰着头打量姜行止,姜行止看到他的目光落在自己头发上,那双湛蓝的眸子眯起来,随后顾涯轻轻皱了下眉。
        一切的一切像姜行止梦里、想象里出现过的一样,让他产生一种遥远的不真实感。顾涯现在近在咫尺,不是他梦中隔着冷雾的幻影。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姜行止的发绳和顾涯的衣袂同是红色,红得热烈滚烫,像他们当初在这里道别,约定,从一而终,不曾动摇。
        沉默许久,姜行止微微俯身,极轻地吻上顾涯的唇角。

   
         “好久不见。”